如果可以重来 希望记忆永远停留在快乐键

2020-05-22

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。那一天,我在楼上跟同事讲电话,妈妈一直催促我下楼吃饭,最后竟拿起楼下电话叫我。下楼后,我跟妈妈抗议:「妳这样让我很没面子。」没想到她居然说:「我今天早上连电话都没碰到!」争执了一、二分钟,突然间,她愣住了,那个表情,让我警觉一下。

一周后,我带妈妈去神经内科挂号,医生说有一点危险倾向,但没确诊是失智,开了类似银杏药品给她吃。但妈妈说:「我又没有神经病!」之后拒绝看医生,也不吃药,我只能持续买银杏让她服用。

那是我的疏忽,短短三个月,我从欧洲出差回来,她状况一下子就恶化了!

我很懊恼,我一直忙于工作,疏忽她,没早点发现。我心想,还能照顾她多久?不行,我要好好把握最后这段时间,让记忆停留在快乐键。

以前,妈妈很省,不买衣服、不上馆子,我带她去好一点馆子,她会生气,说摆什幺派头?她以前捨不得做的,现在我全部都让她做。SOGO开幕(台北复兴馆),我马上带她冲去购物;去五星级饭店用餐,我必须坦白说,为什幺去五星级饭店,因为厕所是乾净的,对我来说,照顾压力比较小。

以前,我上班后,她就窝在家里,白天看股票,晚上看政论节目,但人家不是都说要多多社交,才能延缓退化吗?现在我乾脆去哪都带着她。

我演讲、开会时,她就在一旁抄经书;跟朋友吃饭、聚餐时,她也一起参与聊天。我不怕让朋友知道。

与其说,我照顾她,不如说是她陪我,让我重拾生活的能力。以前我不懂生活,下班、假日就是在家看书、写报告。妈妈生病后,现在一放假,我就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,带她出门,朋友都夸她很美。

二○一二年,妈妈中度失智,我带她去国家音乐厅,我一转头,妈妈跑去跟别人聊天,结果聊得很开心,对方完全没发现她是有状况的人。妈妈的中度,维持了很久一段时间。

去音乐会时,我会做好万全準备,好比说,选择靠走道与逃生门的位置,妈妈一有状况,可以立即处理,但偶尔也有失算的时候。有一次,误信售票员建议,买了中间「难以逃生」的位置,当妈妈因躁动而发出声响,我试图解释,却被白眼飙骂:「失智妳还带出来……。」我只能一边低头不断道歉,一边拉着妈妈仓皇而逃。

妈妈失智状况电话照顾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